老五

意随 瓶邪日常二

吴邪披着厚重的老式军衣,默不作声地在一旁走着,指间星火点点。他低下头凑近手慢慢地吸着烟,眼睛貌似无意地透过指缝在四周瞟过,然后在张起灵毫无防备的情况下猛地将他摁在青砖墙壁上,带着烟的手捶在耳垂旁的砖缝上,震下些许冰渣和薄雪。另一只手捂住张起灵的鼻子,手掌几近将他的目光遮蔽。吴邪微微一笑,在张起灵稍有呆滞的目光下含着一大口烟堵住了对方的嘴,徐徐渡出,从两人若离若即的嘴角溢出的白烟如水雾氤氲而上,掠过相交的炙热而冷静的视线。

“我看过了,没有人。”

吴邪侧头到他的耳边暧昧地低着声,顺带着叼住了烟,有意无意地擦过他耳垂,惹的张起灵的眉头深蹙。他笑笑,张起灵吃瘪是他扭曲快感的来源,而他现在做到了,...

意随 瓶邪日常一

吴邪向喇嘛合手道了晚安,擎着油灯慢慢往房间踱去。

外面下了点絮雪,吴邪的军大衣上飘了好几层白色,他用手虚掩烛火上的空隙,突然望见了什么,略思索几分,转身将灯安在走廊的架子上,将烛芯挑断。

吴邪没带皮帽,捡地上一块破布罩了,深深浅浅地往北边踩入一片空白。他凭着记忆摸索到了那个地方,脚步放慢了些,踩在雪里借寺庙晃荡的光看见了一尊雕塑。

依旧是披着军大衣,未曾被人打理过却从容而立。吴邪探身细视,旁边有个人静默于雪中,和雕像相似非常。吴邪心道两尊都不是什么好处的,抽脚走了过去。

张起灵看了他一眼,什么话都没说,大概也不想说。

吴邪觉得头皮凉到不行,他搓了搓脑壳,向寺庙那里努了努嘴,“回去吧,...

有一次直播(桥盖几乎没有

很短很短,有真有假的内容,由于本人吃桥盖…有不便我会删桥盖tag。(其实是帆盖

这是对之前在老盖微博底下嘲讽的人的痛恨。

盖哥,无论你唱什么,我都听一辈子。


“盖哥,看这里。”

Fannie举着手机,右手拢起散乱的头发。椅子上刚睡醒的周延浑身上下少了些凶恶,反而看上去有些呆滞。他眯着眼,脖子往后靠着交叉的双手,习惯性地翘起二郎腿。

“我们在直播…对…盖现在在后台休息…盖哥,粉丝在看你,说点啥子塞?”

周延斜睨着镜头,似乎在考虑怎么调动起气氛。他身上的搭配像是夏威夷度假时的绿花衬衫配上少年时代军训的绿裤子,一丝尴尬的笑意从他脸上流露。Fannie温和地笑笑,目光扫过屏幕上的评论,...

20分钟能打出什么

程剑桥盯着手机,恨不得化身为钻土的尖嘴看出个洞天石扉訇然中开。然而等着屏幕又一次无情的黯淡下去,他马上要第五十次触及到屏幕的手垂了下来,指尖漫不经心的落在扶手上,向后深深地陷入皮沙发,咯吱咯吱的摩擦声很亲切地为这冷淡的氛围增添了喧闹,只不过也只是那么一瞬间。程剑桥仿佛看见了有个人一屁股坐在他旁边,温和的大手拍上自己的后脑勺,笑骂他狗孩子。

他愿意,他愿意被这么骂一辈子。

盖哥在很大很绚丽的舞台演出。而他顶多留在酒店等人回来,隔着厚重的电视机壳,看他的盖哥潇洒自如地跳唱。他拒绝了周延那天热情的邀请去现场,选择留在酒店等他。周延答应的是,他十二点之前一定会回来陪他跨年,和以前的几年一样。但是现...

彩虹桥上走着个周延



首先要预警:oocooc

周延的心间架着座没有颜色的桥。
不知道通向何方,暗淡而无光泽地只延伸出一小段距离。他坐在断桥尽头,下巴磕在缩起来的一条腿膝盖上,墨镜和这个世界的光彩一样,都是没有感情的黑灰交杂,掩住了他所有的情绪。
狂风在桥下的暗黑深渊中呼啸,头顶是匆忙慌张而过的流云。面前空白一片没有的,那是画卷中大多人拥有的幸福美好。
他有一支非常漂亮的笔,但是没有七彩的颜料。当笔尖最后的墨水滴落在桥前,他知道无路可走。
二十九岁的周延停在这里十几年也无法前进,日复一日地看云卷云舒,四仰八叉地躺在桥上咧开一个歪嘴的痞笑看着天,过的非常real。
有时候依然会感到孤寂。那是在外和仇人笑脸相迎后回家独自点上一根烟...

【连荒】短篇

说在前面的:
很短很短,连荒就写这么一篇,希望大家喜欢【笔芯

“荒。”
声音穿过冰冷的混沌,连同大海的沉默一起驱散刺入骨髓的冰冷,像是被环抱在一片柔和之中的崭新的环境触动着自己。不坚定的冷漠被柔化开,晕出一片濡湿的痕迹。
他睁开眼,周围一片虚无。

“我生而为天下,却落得如此悲剧,怎再叫我以包纳天下之心面对愚昧之人?”阖眼间俯视地上波澜不兴的白发妖怪,荒讥讽一声。被同化的愚昧之妖,竟仍痴心妄想着人类的虔诚香火,如今也要劝说他拯救天下苍生,真是贻笑大方。
淡然处之的大妖下颚微抬,刘海之下的一双眼眸如处云端,其中蕴含的坚定和决心让荒看得扎眼,他姣好的唇形微启,一字一句掷地有声,喑哑低沉的语调让他怀念起山中古寺:...

栽进了一个荒岛,想死。

求桥盖粮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太太们!跪求桥盖粮吃啊!!!
我真的是在桥盖坑里冷到瑟瑟发抖,想写东西半天也写不出来。如果各位在看的话,就可怜下躺平在坑底饿得跟叫花子没区别的桥盖党,拜托了产粮吧ORZ
这个CP应该很好吃才对啊!而我现在看到的盖相关CP火的居然是盖桥和皮盖,emmmmm我真的是难受到想哭QAQ
小弟和大哥以下犯上不好吃吗!痞子受不好吗!软软的bridge当攻不好吗!现实就一大把糖的真·关系真·感情难道比不过退赛夫妇?!
虽然我承认在磕退赛的糖,而且我一个盖吹盖受居然只能在盖桥那里磕糖【真的凄惨
啊啊啊啊啊啊啊他们俩这么好!!!!!
给所有产粮的太太疯狂打 call...

老盖。第一篇转载给你【笔芯

十早羽人:

被亲友一波安利带走:-I

【海圭】拯救

说在前面的:是海圭友情偏暧昧向,极短,而且动画和漫画都有涉及一点。

我不干了。
这不是什么超人游戏,也不是小孩子在玩过家家,我付出自由换来的,却是周而复始的死亡和绝望。所以,到此为止吧。

永井圭面无表情地看着眼前振作起来的人们,大脑里几近一片空白。
那激昂的言论还真是令人感动啊,户崎先生。在我赌上一切的最后一局失败了,却还能像个别扭的孩子突然长大了一样,妄自说这些不切实际的话。从零开始的游戏我不会打,因此,我要退出。
“打倒佐藤就是了吧!我会以这个方向迈进的!”
说是傻瓜还真的是傻瓜。如果中野能有脑子的话,他也许还能算作一个战斗力。
“好!那么永井你……”

“我不干了。”
看着众人或愤怒,或迷茫,或悲伤,或不可...

【电影改编】【瓶邪】接触感应


抬头望见在外的“Venus”牌子,吴邪将记录本塞在怀里,回头往斜对角的货车查视一眼,准备向楼梯上走去。
门在这时候被推开了。吴邪下意识退到墙壁后面,45度的视角上出现一个带着黑色帽兜的身影向下移动。在垃圾桶前面停住,手上的垃圾袋被抛丢在地。
等那人转身离开,吴邪弯着腰小跑过去,把外层的垃圾袋猛的撕开,顶上出现凝结成冰坨的垃圾让他的心脏几乎骤停,连指尖都较大的幅度地微微颤抖着。
指尖掐入手心,迫使自己镇定下来。吴邪提起脚步并作一步追上正要进门的小子,从身后用手肘一把勒住那家伙的脖子,蓝色的兜帽被撞落,鼻翼闯入一阵香波味,手底下柔软到的触感令人惊讶,下一秒那人以几乎不可能做到的姿势从他怀里脱身,面门上...

喜欢很多东西

© 老五 | Powered by LOFTER